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穗园博客

介绍最新的税收政策、财务处理等

 
 
 

日志

 
 
关于我

注册会计师、高级会计师、注册税务师,在税务机关和基层工作的多年,从事基层征管和稽查岗位。 用手机扫一扫就可以关注采穗园公众号。

网易考拉推荐

(地税败诉)辽宁省地税局稽查局与彩票中心再审行政判决书  

2016-11-27 10:24:09|  分类: 税务稽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税法案例

编按:税法给予税务部门核定征收的权力,但需谨慎。 

日期: 2015-03-20

· 法院: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 案号:(2014)沈中审行终再字第14

·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辽宁省地方税务局稽查局。

· 法定代表人:张广平,该局局长。

· 委托代理人:朱玫,辽宁文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 委托代理人:韩云玲,女,1969623日出生,汉族,辽阳市文圣区地方税务局局长。

·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辽宁省彩票发行中心。

· 法定代表人:孟庆生,该单位主任。

· 委托代理人:王莉,辽宁同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 委托代理人:张荣文,辽宁同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 申请再审人辽宁省地方税务局稽查局(简称地税稽查局)与被申请人辽宁省彩票发行中心(简称彩票中心)行政处罚决定一案,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于2012116日作出(2006)和行初字第48号行政判决。地税稽查局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3417日作出(2013)沈中行终字第88号行政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地税稽查局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31217日作出(2013)沈中立行监字第307号驳回申请再审通知书。地税稽查局仍不服,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922日作出(2014)辽行监字第403号行政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由审判员韩鹏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孙菁蔓(主审)、代理审判员吴锡参加的合议庭,于20141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再审人地税稽查局的委托代理人朱玫、韩云玲,被申请人彩票中心的委托代理人王莉、张荣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20051128日,地税稽查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九条 的规定,对彩票中心作出辽地税稽处罚字(2005)第1004号税务处罚决定,决定对彩票中心处以应扣未扣个人所得税款0.5倍罚款,罚款金额2993749.50元。

· 彩票中心诉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条 的规定,地税稽查局没有作出税务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税务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不能成立,因为地税稽查局作出的税务处理决定违法,因此处罚决定引用处理决定所认定的事实,不能成立。地税稽查局作出的税务处罚决定书上没有载明彩票中心违法行为的证据,违反《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地税稽查局作出的处罚决定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请求法院撤销辽地税稽处罚字(2005)第1004号税务处罚决定,地税稽查局返还彩票中心缴纳的罚款2993749.50元。

· 地税稽查局于法定期限内向一审法院递交了证据材料,并在庭审时辩称,彩票中心作出税务处罚决定具有法定职权,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予以维持。地税稽查局向一审法院提供如下证据,1、地税稽查局税务处理决定书签批单;2、税务处理决定书及送达回证;3、税务稽查审理报告;4、稽查报告;5、查补地方税(费)结果统计表,证明本案的事实;6、纳税人反馈意见书;7、举报案件转办单;8、税务违法案件电话举报受理单、举报信复印件;9、立案审批表;10、税务检查(稽查)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彩票中心作出税务处理决定程序合法;11、彩票中心的税务登记证、财综(200184号通知及《彩票发行与销售机构财务管理办法》,证明本案的事实及彩票中心是发行费用的支付者和代扣代缴义务人;12、彩票中心20002004年度财务报表;13、辽宁省福彩投注站数量统计表;142000年-2004年电脑彩票销量(手写材料);15、税务稽查工作底稿(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表、个人所得税及滞纳金表、查补税款滞纳金罚款汇总表);16、明细帐及记帐凭证、资金分配表、提留资金表,分别证明彩票中心是发行费用的支付者及2000年、20011月-4月、20015月-12月、20021月-6月发行费金额、纳税的负担率以及彩票中心仅支付了奖金和工资的个人所得税而没有就发行费用向税务机关结缴、扣缴税金;17、税务稽查工作底稿(土地使用税及滞纳金);18、彩票中心使用房屋情况;19、《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附件,证明土地使用税的核定征收情况;20、税务案件当事人自述材料;212005616日对吴永久、黄贞的询问(调查)笔录;222005621日对王秋山的询问(调查)笔录;23、提供资料便函;24、关于各市投注机情况的说明;25、关于在辽宁省福利彩票管理发行中心一次工作失误的说明;26、关于数据丢失的说明,证明投注站电脑经费数据丢失,并证明彩票中心在个人所得税部分有违法的涉税行为;27、中国福利彩票(电脑数字型-3D)辽宁省承销细则,证明本案的事实;28、沈阳市地方税务局沈河分局税务稽查通知书和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和税务处理决定书和税收通用缴款书、可供执行资产登记表,证明地税稽查局程序合法;29、关于税款的计算方法及有关情况的说明;30、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表;31、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表,证明参照辽宁省体彩中心的税款负担率计算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各投注站的个人所得税的事实,具体计算方法是用帐面实付发行经费数乘以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税款负担率,确定当期投注站应纳个人所得税额;3220051118日《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及签批单、送达回证;3320051128日《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及签批单、送达回证。

· 地税稽查局还提供《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十四条 第六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条 、国税发(2004125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税务局系统机构设置明确职责分工的意见》第四条第三款、辽地税发(199812号辽宁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加强税务稽查工作的意见》第三条第六项、辽地税发(200572号辽宁省地方税务局《关于调整涉外、稽查机构职责的通知》第三条等法律依据,分别证明自己具有法定查处税务违法案件及作出税务处罚决定的职权,以及作出的税务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法规准确,程序合法。

· 在一审审查时,彩票中心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有异议,其认为地税稽查局认定彩票中心帐目记载的是代销手续费是错误的,它是彩票中心支付的代销点经费,它包括房租、水电费、电话费等,不完全等同于代销手续费;彩票中心不是纳税人,地税稽查局提供的彩票中心的帐目不属于纳税人的帐目,地税稽查局据此核算各销售站点应纳个人所得税数额缺乏依据;地税稽查局认定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表是地税稽查局自己制作的,没有其他证据支持,不具有真实性;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也不是纳税人,它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义务,也不存在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比率问题;地税稽查局认定的所谓比率是应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占实际支付佣金的比率,而不是税款负担率,更不等同于当地同行业或类似行业中经营规模和收入水平相近的纳税人的税负水平;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使用的是佣金的概念,因为体彩销售的机器是属于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没有机器成本,福彩销售需要购买机器并租用房屋,而体彩机器是提供给现成的福彩站点使用,没有房屋等成本,因此体彩销售使用的是佣金的概念,与发行费用是不同的;再有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不是纳税人,不是法定的核定税负的参照对象,地税稽查局依此核定税额的前提就已经错误了;地税稽查局提供的税款计算方法的说明是地税稽查局自己的陈述,不属于事实证据;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的表是地税稽查局自己制作的,缺乏真实性;对彩票中心本身的财务报表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地税稽查局所要证明的问题有异议,因彩票中心不是纳税人,该会计资料不属于纳税人的会计资料,不能作为地税稽查局核定纳税人纳税数额的依据;此外,纳税人存在法定事由才是地税稽查局进行核税的前提,地税稽查局在本案中不知道纳税人的任何情况,缺乏核定税额的前提;地税稽查局依据彩票中心的帐目,而不是各销售站点即纳税人的帐目,来核算各销售站点应缴纳个人所得税缺乏事实依据;彩票中心某些数据因电脑升级丢失,即使按照地税稽查局认定的彩票中心具有代扣代缴义务(实际并非如此),丢失的也是代扣代缴义务人的数据,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五条 第一款 第(四)项 规定的情形;地税稽查局作出的税务处理决定认定的事实是错误的,据此所作出的税务处罚决定也是错误的。

· 彩票中心在本案中未提交证据。

· 经庭审质证,一审法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12因能够证明地税稽查局履行了审批、送达程序,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345,系地税稽查局检查人员调查终结后提出的处理意见,属于地税稽查局自己制作的内部审批报告,不是认定事实的直接证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6-10,能够证明案件来源及地税稽查局立案过程,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11,因系财政部文件及为彩票中心颁发的税务登记证,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121314,因彩票中心对证据本身没有异议,且加盖了彩票中心单位公章,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15,其中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表,这种税务稽查工作底稿仍为地税稽查局自己制作的工作记录,其中记载的税款负担率就是地税稽查局自己打印出来的一组数据,该数据的来源、真实性、合法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均无法认定,数据缺乏直接证据佐证,同理,该证据中的个人所得税及滞纳金表、查补税款滞纳金罚款汇总表同样系地税稽查局自己制作,其记载的数据缺少直接证据佐证,故一审法院对证据15依法不予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16,因彩票中心对真实性没有异议,系彩票中心出具的会计账目,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171819,因系地税稽查局用以证明征收城镇土地使用税认定事实的证据,城镇土地使用税的征收及其加收滞纳金的决定虽然包括在地税稽查局作出的整体税务处理决定当中,但它应视为一个独立的具体行政行为,而彩票中心并未对该具体行政行为提出审查请求,即彩票中心并未对此提起行政诉讼,故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7不属于一审法院认证的范围,一审法院对此证据依法不予评价;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20-26,因彩票中心对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且彩票中心对数据丢失的事实没有否认,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27,系彩票中心单位发布,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28,因系其他税务机关对彩票中心涉及企业所得税和房产税所作的税务处理、处罚方面的文书及彩票中心缴纳上述税款的凭证,与本案的审查客体无关,一审法院依法不予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293031,均系地税稽查局内部文书,记载的数据真实性、准确性无从证明,本身不能单独作为定案的依据,故一审法院依法不予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证据3233,是地税稽查局作出税务处罚决定履行告知程序及审批程序的法律文书,均有彩票中心单位人员签收,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信。

· 经一审查明,地税稽查局责成彩票中心扣缴200151日至2002630日个人所得税的计算公式为:彩票中心当期帐面实付发行经费数乘以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同期的税款负担率。因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同期的税款负担率缺乏证据支持,导致地税稽查局据上述公式计算并作出补税决定的事实缺乏定案证据,故一审法院对地税稽查局作出的税务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依法不予认定。地税稽查局于20051128日对彩票中心作出辽地税稽处字(2005)第1004号税务处罚决定。

· 又查明,诉讼期间,20061227日地税稽查局返还彩票中心应由纳税人缴纳而由彩票中心代缴的税款5987499元。

· 一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十四条本法所称税务机关是指各级税务局、税务分局。税务所和按照国务院规定设立的并向社会公告的税务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条税收征管法第十四条 所称按照国务院规定设立的并向社会公告的税务机构,是指省以下税务局的稽查局。稽查局专司偷税、逃避追缴欠税、骗税、抗税案件的查处、国税发(2004125号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税务局系统机构设置明确职责分工的意见》第四条第(三)项直属机构:国家税务局稽查局的主要职责是:负责税收举报案件的受理、上级交办、转办及征收管理部门移交的有关税务违法案件的查处工作、辽地税发(199812号文件《辽宁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加强税务稽查工作的意见》第三条第(一)项凡涉税违法案件,不论是哪个年度的,各级地税局稽查局均有权进行查处、第(六)项省地税局稽查局在全省范围内实施稽查,包括各市及所属县区、辽地税发(200572号《关于调整涉外、稽查机构职责的通知》第三条稽查局职责:负责转来涉税举报案件、转办交办涉税案件和协查案件的查处工作的规定,地税稽查局具有查处涉税违法案件的法定职权。彩票中心认为地税稽查局专司偷税、逃避追缴欠税、骗税、抗税案件的查处,而地税稽查局未将本案归入上述专司案件的种类之中,故地税稽查局无权处理本案的观点,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 本案地税稽查局作出的税务处罚决定系认定彩票中心20015月-20026月未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5987499元,地税稽查局是参照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税款负担率,计算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各投注站的个人所得税,具体方法是用彩票中心帐面实付发行经费数乘以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税款负担率,确定当期投注站应纳个人所得税额。因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地税稽查局所称税款负担率)没有直接证据支持,导致地税稽查局据此计算的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各投注站的个人所得税数额不清,证据不足。进而导致地税稽查局作出税务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予撤销。彩票中心的诉讼主张一审法院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 (二)项1目、第六十七条 第一款 第六十八条 第一款 、修正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 第(一)项 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辽宁省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于20051128日对辽宁省彩票发行中心作出的辽地税稽处字(2005)第1004号税务处罚决定;二、辽宁省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于该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辽宁省彩票发行中心缴纳的罚款2993749.59元。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辽宁省地方税务局稽查局负担。

· 地税稽查局上诉至本院称,一、一审判决对证据采信草率武断,没有说服力;二、一审判决对法律的理解和适用明显狭隘、片面和错误;三、一审判决对案件事实认定不全面、不清楚和不正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改判确认彩票中心不履行法定职责行为违法。

· 彩票中心未向本院二审提交书面答辩状,但在庭审中答辩称,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地税稽查局向一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材料有:1、地税稽查局税务处理决定书签批单;2、税务处理决定书及送达回证;3、税务稽查审理报告;4、稽查报告;5、查补地方税(费)结果统计表,证明本案的事实;6、纳税人反馈意见书;7、举报案件转办单;8、税务违法案件电话举报受理单、举报信复印件;9、立案审批表;10、税务检查(稽查)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地税稽查局作出税务处理决定程序合法;11、彩票中心的税务登记证、财综(200184号通知及《彩票发行与销售机构财务管理办法》,证明本案的事实及彩票中心是发行费用的支付者和代扣代缴义务人;12、彩票中心2000-2004年度财务报表;13、辽宁省福彩投注站数量统计表;142000-2004年电脑彩票销量(手写材料);15、税务稽查工作底稿(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表、个人所得税及滞纳金表、查补税款滞纳金罚款汇总表);16、明细帐及记帐凭证、资金分配表、提留资金表,分别证明彩票中心是发行费用的支付者及2000年、20011-4月、20015-12月、20021-6月发行费金额、纳税的负担率以及彩票中心仅支付了奖金和工资的个人所得税而没有就发行费用向税务机关结缴、扣缴税金;17、税务稽查工作底稿(土地使用税及滞纳金);18、彩票中心使用房屋情况;19、《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附件,证明土地使用税的核定征收情况;20、税务案件当事人自述材料;212005616日对吴永久、黄贞的询问(调查)笔录;222005621日对王秋山的询问(调查)笔录;23、提供资料便函;24、关于各市投注机情况的说明;25、关于在辽宁省福利彩票管理发行中心一次工作失误的说明;26、关于数据丢失的说明,证明投注站电脑经费数据丢失,并证明彩票中心在个人所得税部分有违法的涉税行为;27、中国福利彩票(电脑数字型-3D)辽宁省承销细则,证明本案的事实;28、沈阳市地方税务局沈河分局税务稽查通知书和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和税务处理决定书和税收通用缴款书、可供执行资产登记表,证明地税稽查局程序合法;29、关于税款的计算方法及有关情况的说明;30、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表;31、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表,证明参照辽宁省体彩中心的税款负担率计算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各投注站的个人所得税的事实,具体计算方法是用帐面实付发行经费数乘以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税款负担率,确定当期投注站应纳个人所得税额;3220051118日《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及签批单、送达回证;3320051128日《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及签批单、送达回证。地税稽查局还提供《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十四条 第六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条 、国税发(2004125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税务局系统机构设置明确职责分工的意见》第四条第三款、辽地税发(199812号辽宁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加强税务稽查工作的意见》第三条第六项、辽地税发(200572号辽宁省地方税务局《关于调整涉外、稽查机构职责的通知》第三条等法律依据,分别证明自己具有法定查处税务违法案件及作出税务处罚决定的职权,以及作出的税务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法规准确,程序合法。

· 彩票中心未向一审法院提供证据材料。

· 经本院二审审查,认为一审法院对地税稽查局提供的126-141620-273233号证据予以采信,对地税稽查局提供其它证据不予采信的认证正确,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 本院二审根据本案有效的证据认定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 本院二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条 、国税发(2004125号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税务局系统机构设置明确职责分工的意见》第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地税稽查局具有作出被诉税务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 本案中地税稽查局是参照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税款负担率来计算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各投注站的个人所得税,因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没有直接证据支持,故地税稽查局据此计算的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各投注站的个人所得税的计算证据不足,地税稽查局据此作出的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地税稽查局的上诉请求本院二审无法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 (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辽宁省地方税务局稽查局负担。

· 地税稽查局申请再审称,请求依法撤销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沈中行终字第88号行政判决及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06)行初字第48号行政判决,判令彩票中心缴纳罚款2993749.50元,并由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我局认为,我局以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各投注站的税款负担率计算彩票中心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数额是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具体理由如下:我局所提交的《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表》有证据(3)、(4)、(5)、(15)、(29)、(30)和(31)予以证明,特别是证据(29)《关于税款的计算方法及有关情况的说明》,该《说明》详细阐述了比率的计算方法和依据。只不过我局考虑到彩票中心与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存在同业竞争的关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管法》第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管法实施细则》第五条的规定,对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内部经营信息和商业秘密不应对外披露,应当予以保密,所以我局没有将该《说明》的附件、一千余页的《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税务稽查工作底稿》的相关数据提供给法庭。我局是出于保密的考虑没有提供,但一、二审法院均未依据《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要求我局补充该证据。我局以彩票中心账面实付各投注站发行经费数乘以彩票中心个人所得税占当期实付佣金的比率(及税款负担率),确定各投注站应缴纳个人所得税额具有事实依据。进而,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管法》第六十九条扣缴义务人应扣未扣、应收而不收税款的,由税务机关向纳税人追缴税款,对扣缴义务人处以应扣未扣、应收未收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之规定,对彩票中心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具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 彩票中心辩称,1、彩票中心对于本案一、二审判决所认定的事实及所适用的法律均表示完全认可,至于在再审过程中地税稽查局所提理由中第一项涉及到该局向人民法院提交的新证据,对此彩票中心认为行政诉讼法规定案件的被告对诉讼负有完全的举证责任及举证义务,地税稽查局的行为属于浪费国家诉讼资源,一审时就应将证据全面提交,便不会导致这些证据在再审程序中才进行审查;2、至于刚才所提到的再审理由,彩票中心认为原审对于本案已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尤其是如按照彩票中心标准核定其代扣代缴税额,无论法律适用前提及核定对象均存在严重错误,而且陈述过程中地税稽查局也一直试图混淆纳税人及代扣代缴义务人的概念,一直将彩票中心作为纳税人替换。具体会在质证及相关问题时再详细评价。另外,地税稽查局(2005)第1004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依据是该局(2005)第1018号《税务处理决定书》中关于个人所得税的内容,该处理决定内容已属违法,因此依据违法的行政处理决定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必然违法,故本案一、二审判决合法,应予维持。

· 本院再审对原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 本院再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2001年修订)第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2002年)第九条 、国税发(2004125号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税务局系统机构设置明确职责分工的意见》第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地税稽查局具有作出被诉税务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

·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2001修订)六十九条扣缴义务人应扣未扣、应收而不收税款的,由税务机关向纳税人追缴税款,对扣缴义务人处应扣未扣、应收未收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的规定,彩票中心作为各彩票投注站的代扣代缴义务人未能履行代扣代缴义务,故地税稽查局可对彩票中心作出行政处罚。

· 本案中,地税稽查局是参照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税款负担率,计算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各投注站的个人所得税,具体方法是用彩票中心帐面实付发行经费数乘以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税款负担率,确定当期投注站应纳个人所得税额。地税稽查局的此行为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2001修订)第四十七条 第一款 第一项参照当地同类行业或者类似行业中经营规模和收入水平相近的纳税人的税负水平核定,但上述法律明确规定当纳税人具有税收征管法第三十五条 或第三十七条的情形时,地税稽查局可以参照当地同类行业或者类似行业中经营规模和收入水平相近的纳税人的税负水平核定税额,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辽宁省地方税务局辽地税个(2000340号文件《关于明确个人所得税若干税收政策的通知》、国税函(2002629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个人所得税若干政策问题的批复》等相关法律、规章,均规定各彩票投注站为纳税人,彩票中心为扣缴义务人,故地税稽查局以扣缴义务人具有税收征管法第三十五条或第三十七条的情形,并按照与扣缴义务人的当地同类行业或者类似行业中经营规模和收入水平相近的辽宁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作为计算税额的参考标准,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 因行政处理决定对于彩票中心应扣未扣部分数额计算方法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导致数额认定依据不足,而辽地税稽处罚字(2005)第10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的罚款数额是依据行政处理决定中计算的彩票中心应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数额为基础的0.5倍罚款计算的,故地税稽查局的行政处罚决定所依据的基数计算依据不足,导致行政处罚决定中的罚款数额亦依据不足。

·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 第(一)项 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六条 的规定,判决:

· 维持本院(2013)沈中行终字第88号行政判决。

·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审判长韩鹏

· 代理审判员孙菁蔓

· 代理审判员吴锡

·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日

· 书记员王龙

·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 第六十一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

·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由于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也可以查清事实后改判。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 第七十六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一审人民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一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二审人民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

· 人民法院审理再审案件,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